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影日影】妹妹

“地铁写作挑战”第三篇,不过后半段还是坐在电脑前面慢慢写啦。这次是稍微成熟一点的影山和日向。


标题:妹妹

配对:影山飞雄/日向翔阳(无差)

分级:G

摘要:是小夏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吧。


影山望着窗外有点阴沉的天空。大巴已经一成不变地行驶了两个多小时,但他和日向都没有睡。

还是日向先开口:“好久没回家了,好怀念!”

影山斜睨他一眼。

“你根本也是在紧张吧。”他说,顺势把手伸过去搭在日向的手上。这种简单的动作他也是近一年来才慢慢能做得自然。

日向把手掌翻过来,和他十指相扣。

“你不要拆穿我嘛!”他笑道,“其实也不用紧张,只是小夏而已。”

“我倒是觉得小夏很可怕。”影山正色道。

“瞧你那张脸,好意思说别人可怕!”日向拿另一只手去戳他眉心,“放松点啦。小夏一直和你玩得挺好的,不是吗?”

“所以才是不可思议的家伙啊。大部分小孩子不是被我弄哭,就是不理我。”

日向倒在他肩膀上笑得毫无形象。

“说起来,你第一次见小夏,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你也是说什么‘小孩子全都怕我’。”

“……因为确实是啊。”影山嘟囔。

“记不记得那时候我怎么跟你说来着?”

“你说,‘我家小夏还从来没怕过什么人呢!’”影山学日向说话,“得意洋洋的。”

“我才不是那样说话的!”

“就是。”

“那,反正,我不是说对了?——啊!”日向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边上的人都看过来,“你看前面就到站了!好怀念啊!”

他们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车。第一次见小夏的时候,那孩子是什么反应?影山有点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他那时候确实有点紧张。

他对小孩子向来有点紧张。而且,小夏是特别的——他不会和日向承认,那时候才高中一年级、情窦初开的他,非常坚定地认为,只要和小夏相处融洽,日向一定也会更喜欢他。

行李不多,两人各一个单肩包,本来也没打算久留。“小夏已经放学了,”日向一边看手机一边说,“让我们去学校旁边的咖啡馆找她。什么时候连咖啡馆都有了啊?”

即使在家乡,他也毫无顾忌地牵起了影山的手。影山的脸上不禁泛起微笑。

 

日向家的小妹独个儿坐在看起来还很崭新的咖啡馆窗边;她的脸完全就是日向的翻版,只除了表情有点冷冰冰的。不过她一见到两人进来就跳起来大喊大叫。

“哥哥!”

“小夏!哎,勒到我了……”

刚上高中的女孩子抱完哥哥,又扑过来抱住影山。她已经比她哥哥要高几公分了。影山有点窘迫地抬手搭在她肩膀上。和高中女生相处的礼仪到底是怎样啦?

“要喝什么?”终于满意的夏重新坐下,开始招呼他们点单,“影山哥是不是喜欢奶昔?哦哦,这家的千层蛋糕不错哦,我们点一个分吧!”

“小夏光是会点自己喜欢的吧?”日向一面入座一面笑道。

“才不是!”

兄妹俩你一言我一语地拌起嘴来。平常影山也常听日向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同妹妹拌嘴,早已见怪不怪。

他其实多少有点羡慕日向能与各种人亲近熟稔地吵架——那种双方都知道并不是认真的、仿佛为了拉近关系才存在的争吵。大概因为是独生子,他本来不大明白这种争吵;直到他和日向认识半年多,有天部活结束走在路上,他一路数落日向,日向吃着包子回嘴,他忽然回过味来,拉住日向说:“你根本没在认真听吧!”

日向毫不在意,冲他吃吃笑:“和影山拌嘴,我还要做会议记录吗?”

后来影山想想,那件事大概也算他们关系的转折点之一;直到今天,他会这样拌嘴的,也就只有日向一个人而已。

兄妹俩终于吵够了,安安分分点好了单。谈话一时停了下来。刚刚在笑语中被盖过去的紧张又浮上心头;这种感觉即使在大赛上都没有体会过,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焦灼感。

寂静片刻,日向说:“呃,小夏……”

“嗯?”

“那个,高中怎么样?”

还是临阵退缩了,影山想。让日向临阵退缩的事情很少。小夏开始讲新同学和社团的事情——她没和哥哥一样打排球,从初中起就是田径部成员了——而日向却有点心不在焉,拿眼睛瞟影山。那双大眼睛里的意思影山看得分明,是无声的歉意。

影山有点恼火。本来也不是这呆子一个人的事,跟我道什么歉?他瞪日向一眼;后者一愣,竟露出个窃笑来。然后日向把搁在桌子上的左手收回来,在桌子下面找到了影山的右手,轻轻捏住。

两个人的手都热乎乎的。

“……好啦,你们俩。”小夏忽然说,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别在那使眼色了。有什么事不能在家里说,非要在外面约我?”

又是片刻寂静。

“其实——”日向开口说,可是影山捏紧了他的手,叫他停下话头来。兄妹俩都朝影山看。影山仍抓着日向的手,把两人交握的手放到桌面上来。

“我正在和你哥哥交往。”他说,强迫自己直视面前这个刚上高中的小女孩,“我们对这段关系非常认真。未来更加做好准备的时候,会正式登门拜访的,但是现在想先得到小夏的祝福。”

一段话说完,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得厉害,面孔也火辣辣的了。日向家的小妹张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他。平常总是不停在说话的、他太阳一般的恋人,此刻安静极了,只是握紧了他的手,和他一起等待着。

小夏好像同时有许多话要说,但她开口的时候,是很简单的一个问题:

“有多认真?”

“如果可以的话,”影山说,“希望能够结婚。”

女孩子的眼睛闪动了一下;她的脸颊染上红晕,让影山担心她下一秒就要发火了。可是小夏仍旧毫不犹疑地与他对视,然后说:

“那你要对我哥哥好。”

影山觉得喉头有些发堵;他低声回答:“一定。”

日向在他身边发出了一声啜泣。小夏跳起来,绕到桌子这边来抱住了她哥哥的脑袋。

“好啦!哥哥真是爱哭包。”

日向一只手仍然在影山手心里,另一只手环抱住了妹妹。影山忽然想起来了,他第一次见到小夏的情形。那时候,个头还没到他腰那里的小小丫头仰着脸看他,趾高气昂地问:

“你是我哥哥的朋友吗?”

“啊,是。”他没底气地回答,不清楚自己到底算不算日向的朋友。小夏于是向他点点头,宣布道:

“那你也是小夏的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Fin-



怀着超级温柔的心情写完了!小夏肯定是超级厉害的女人我不听反方观点(啥

评论(15)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