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影日】Fight-or-flight Response

杀手AU!本来想写中篇的,但是体力跟不上脑洞(?)所以还是先发个超短篇好了。

因为是杀手AU所以大家都不是小天使!另外有一点似是而非捕风捉影的月日。手控翔阳重出江湖。总之慎读。


标题:Fight-or-flight Response

配对:影山飞雄/日向翔阳

分级:R

摘要:每次出完任务,日向总是特别兴奋。

 

 

影山翻过围栏,在大厦31层的阳台边缘站定。刚刚下过雪,平常做起来很容易的这一系列动作变得危险,即使他穿了特制的鞋子,也要特别小心才行。他挪到通往室内的门边,把特制眼镜对准电子锁。月岛的声音立刻从耳机里传来:

“你别动。”

影山耐心地站着,继续盯着电子锁看。很快虹膜识别器“滴”地响了一声。

“好了,现在输入‘5723’。”

影山快速地操作,然后无声地滑进室内。他所在的位置是走廊。

“右手第三间。”

我都记住了,影山心说,不过他当然没有发出声音。他在黑暗中摸进控制室,找到红外感应器总闸,果断地关掉。

“日向那边快搞定了。”月岛说。

影山退出控制室关上门,沿走廊跑向楼梯间。大厦分为东西两幢,30层有空中通道,两头的门均装有警报装置。 

“这个不用我教吧。”月岛的声音透出股讥笑。这家伙就喜欢趁影山不能回嘴的时候嘲弄他。

影山刚解决通道另一端的警报装置,日向就打开门跑出来。两人对视一眼,影山带着他原路返回,从31层窗外下去,落到大厦后面的小巷子里。

 

他们默默地沿着监控摄像照不到的路线走出五个街区,拐进人声鼎沸的地铁站。然后影山猛地转头对日向吼道:

“你跑出来前不会先看一眼?万一我还没弄好怎么办?”

“我是准点过来的啊!”日向仰着头对他嘻嘻笑,“影山怎么可能不按时到位。”

影山无言地瞪他。这种百分百的信任正是日向最可怕的地方。月岛他们天天围着影山叫“国王大人”根本没道理,他边上这个天使脸蛋才是真正的暴君。

进站以后影山把特制手套摘下来放进包里。“总算可以摘了。”他嘀咕说。他指尖的触觉很灵敏,戴手套总让他觉得不能完全掌控双手。

 “是呀,” 日向在边上慢悠悠地说,“要直接碰到才好。”

他见影山没反应,干脆抓着影山的胳膊凑到耳边:“和影山那双手之间,还要隔层什么的话,不就太可惜了吗?”

影山脸上一热,甩开他胳膊:“今天你想都不要想,回自己那里去。”他们在这里就该分头去坐不同线路了。日向冲他嘟嘴:

“影山是机器人吗?”

影山正要回嘴,通话器里月岛的声音又响起来。

“你们两个,把频道关了再发情。听笨蛋调情我智商会变低。”

“什么啊,本来也想邀请月岛的呢?”日向欢快地说。

“没兴趣。”月岛说。影山动作利落地把两个人的通话器都掐了,扯着日向的胳膊就走。

“咦,现在又可以去影山那边啦?”日向得了便宜卖乖,跟在他身后大惊小怪。

“再说一句我就把你丢到轨道上去。”

 

影山目前住在离大学较近的老公寓楼,平日里都是年轻人嘻嘻哈哈、进进出出的,隐蔽性不错。他一秒钟也没浪费,进门就把日向按在墙上接吻。日向伸手捧着影山的脸,气喘吁吁地,拿腿去勾影山的腿。影山把手伸进他衣服下摆,沿着腰窝一路往上摸到肩胛骨,日向便仰着头倒吸气。

“什么也没有影山的手好。”他呓语道。影山把手指插进他的发间,拿鼻子去蹭他耳后。

 “去床上。”日向说。

他扯着影山的手腕往里走。公寓很小,是开放式,矮脚床靠窗放着。影山把日向按倒在床上,谁知日向反手把他掀过来,跨坐上他的腰。

“你躺好,”他说,一面还低下身来咬影山下巴,“今天我要用骑乘位。”

每次出完任务他都会特别兴奋。可能是肾上腺素的缘故,影山想,这个不知疲倦的笨蛋。他于是拿双手箍住日向的腰,狠狠往上顶,眼睛一刻没离开过日向潮红、失神的脸。

 

影山把安全套丢进垃圾桶,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俯视趴在床上,舒舒服服打算入眠的日向。

“回自己家去睡。”他说。

“影山真严格!过来抱一下嘛。”日向从枕头里转过半边脸,拿一只眼睛埋怨地看他。

“日向。”影山严肃地说,“我们之前讲过——”

“好啦我知道啦——”

“——我们这样,为了方便或者什么的都没问题。但是如果认真起来的话……以后会把命丢掉的。”

日向翻身坐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影山。

“那,以后遇到完成任务和救影山二选一的状况,我一定抛弃影山,一秒钟都不犹豫。”

影山还未开口,他又说:“影山知道的!我出任务从来没有二心。”

这倒是真的;日向对完成任务的执念他们都看在眼里。有一回日向跟研磨搭档出去,到地点研磨就判定任务成功几率太低,想要放弃,负责后方协调的月岛也同意此判断。最后他们回来的时候日向脱掉帽子大衣,满头是血,却笑得灿烂,报告任务成功。而研磨只是淡淡地说:

“这辈子无论如何,我绝对不要变成翔阳的任务目标。”


他们在黑暗中大眼瞪小眼。影山说:“日向——”

他没想好自己要说什么。但是日向开始穿衣服。

“我没有要为难影山的意思啦!”他说,“影山去睡吧。”

影山在床沿上挨着坐下来,看他穿袜子。日向走到门口的时候他问:“我送你去地铁站?”

日向笑道:“说什么呢,婆婆妈妈的!”他蹦蹦跳跳地回来,在影山颊上亲了一口。

“晚安,影山。”

影山偏着头不看他,只说:

“地上都是雪,小心滑。”


-Fin-


以后也许大概会写成一个系列(请勿期待

评论(1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