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影日影】春天的二百五十七个瞬间(上)

看日历偶然发现2月2日是土拨鼠日!临时决定写一篇来致敬1993年那部电影。(我正常的写作计划就是这样被无限往后推的(当你很努力想写一篇文的时候就一定会生出另一篇文来

总之是只要看过原作就根本没有悬念的老梗故事!大概只是想让影山卖卖萌吧。


标题:春天的二百五十七个瞬间

配对:影山飞雄/日向翔阳(无差)

分级:G

摘要:世界上最不按规律运行的,就是自动贩卖机,和日向翔阳。


早上六点,闹铃准时响起。影山半张眼皮,从床头摸过手机来看。手机屏幕上显示:22日,星期五,多云。另外,有一条日向的新信息。

“影山!我今天醒早了,现在就出门哦!”

影山从床上一跃而起。呆子竟敢抢跑?

他冲出家门的时候晨光熹微,天边漂浮着大片云朵。


上午运气不好,数学课遇上当堂小测验。影山有一半的题空着没做,剩下的一半也是连蒙带猜。期中考之前看来还是得去请教月岛了,虽然他一想到那混蛋的脸色就牙痒痒。起码日向也会陪他,不至于要一个人和月岛斗嘴三百回合。

中午他照例去自动贩卖机买饮料。两个手指戳下去,今天掉出来的是酸奶。


下午训练,日向比往常失误要多。影山教训他说:“早上起那么早,下午撑不住了吧?”

“才不是!”日向冲他龇牙咧嘴。

“那你说为什么?今天起跳重心不稳是怎么回事?”

“呜!有那么糟糕吗……”

“你再跳一次我看看……”

 

结束的时候日向问影山:“明天来学校吗?”

“刚刚前辈们不是说明天暂停一天?”影山一面收拾背包一面答,“你要一起练的话我是可以过来。”

“嗯!”日向说,“而且,有点事情想跟影山讲。”

“什么事啊?”

“明天再说啦!”日向说着就跑远了。


***

早上六点,闹铃准时响起。影山半张眼皮,从床头摸过手机来看。又是日向的信息。

“影山!我今天醒早了,现在就出门哦!”

“又来?”影山皱着眉头回信息过去。日向的回音马上来了:

“什么‘又’啊?”

昨天不也是吗?影山心想,翻了翻已读信息。可是并没有昨天那一条。他有点疑惑地从床上坐起来,盯着手机看,然后“啊”了一声。

手机屏幕上显示:22日,星期五,多云。

不是昨天星期五吗?

影山有点混乱。睡迷糊了?

 

到达部活室楼下的时候,日向在那里拉筋。“好慢哦,影山!”他得意洋洋地大叫道。

影山瞪他一眼:“谁像你这个呆子一样天不亮就起床。”他还是觉得怪怪的。他明明记得前一天因为日向早出门,他也一早赶过来,堪堪和日向打成平手的。这些事情都是他想象出来的吗?

日向注意到他的沉默。“影山怎么了啊?”他绕着影山左看右看,“不会真的因为输给我在沮丧吧?”

影山回过神来跟他吵嘴,暂时把疑虑抛到脑后。


数学老师说:“我们今天来做一个小小的随堂测验哦。”

全班惨叫。影山自言自语道:“这不是和昨天一样了吗?”

前桌把试卷传给他:“影山别发呆啦,接受现实吧!”

拿到题目,看起来也都是前一天做过的。不过不会做的还是不会做。把试卷传回去的时候前桌说:“呜哇今天的影山脸色也太凝重了!明明每次试卷都错很惨啊,还没习惯吗!”


午饭时间,影山瞪着自动贩卖机看,然后使劲把两个手指戳下去。掉出来的是牛奶,和昨天不一样。大概之前真的是脑子烧坏了吧,影山想。


下午训练的时候,日向说:“影山今天真的很喜欢发愣耶。”

影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手,皱起眉头:“我觉得我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到今天已经发生过了。”

“诶——我好像也有过。特别是打比赛之前!我老会事先梦到大赛的样子!”

“不是那样,”影山试图解释,“是觉得一模一样的事情前一天都已经发生过了,比如今天早上你发给我的信息——”

“啊,我知道那个!”菅原前辈在旁边搭话,“叫什么来着,就是‘既视感’吧?好像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那样的经历。某一瞬间,觉得‘啊,这个以前肯定发生过’之类的。”

影山总觉得并不是一回事,不过他本来就不大擅长解释自己的感受。他依旧发着愣,直到日向扯了扯他:

“明天来学校吗?”

“什么?”影山心不在焉地回。

“虽然社团停一天,我们还是可以练嘛。而且,有事想和影山讲。”

影山猛醒过来,大喊:“你看吧!”

日向被他吓了一跳:“怎、怎么了吗?”

“这话你昨天也说过!”

日向茫然地答道:“诶,那个,昨天不是影山家里有事,社团一结束就走了吗?好像没和影山说上话。”

那是前天的事了。准确说,是星期四的事,所以确实应该是昨天才对。影山家里晚上有客人来,所以母亲特意嘱咐影山早点回家。那应该是昨天的事,可是明明是前天——

影山只觉得头都痛起来:

“当我没说。那明天见吧,我会过来。”

“好耶!”日向眯着眼笑,冲他挥挥手跑远了。

 

影山一晚上都坐立难安。睡前,他翻出好久没用的日记本,写道:

“2月2日,星期五,多云。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我总觉得发生的所有事情,之前都已经发生过了。”

 

***

早上六点,闹铃准时响起。影山从床上弹起来看手机。日向的信息像恶作剧一样已经等在那里了。

“影山!我今天醒早了,现在就出门哦!”

——不不不这肯定已经发生过吧?

影山瞪着手机屏幕,上面千真万确地显示着:22日,星期五,多云。他坐在床上,把脸埋进被子里,焦虑地长出一口气。

然后他忽然灵光一现,跳起来扑到书桌前打开日记本。只见横线本上最后一条记录的日期还是去年11月,而他清清楚楚记得昨天写下来的那两行字,如今却消失无踪。

肯定不对。肯定有哪里不对。

影山像是为了把怪事抛在脑后似的,全速冲出了家门。

 

他跑到部活室的时候日向看起来也才到不久,正在大口喘气。日向说:“好慢哦,影山!”

影山冲过去抓着他的胳膊:“别犯傻了,呆子!星期五昨天已经过了一遍了,没错吧?”

日向被他的气势吓得缩起肩膀,口里却说:“影山在说什么呢,完全听不懂啊!”

“昨天,昨天才是星期五,不是吗?”

“不会脑子烧坏了吧?”日向担忧地歪头看他,“早上训练要不要少做一点?”

影山跟自己生了一早上闷气。

 

数学卷子发下来之前,影山特意先回忆了一下昨天做到的第一题是什么。拿到题目,果然一模一样。

“我就说!”影山喊道。

“影山,不要吵,好好做题。”数学老师说。

 

午休时间,影山负气地背过身,扭着胳膊去按自动贩卖机的按键。

拿到一罐橙汁以后他心情更差了。

 

下午的训练时间影山也一直焦躁不安。训练的内容、队友们出现过的失误,都和前两天一模一样。田中前辈对清水学姐献的殷勤也一模一样,不过这倒无法作为判断依据。

日向重心不稳地起跳时,影山终于爆发了:“昨天和前天都是这样!明明全都发生过了!”

日向小心翼翼地问:“很、很糟糕吗?我在努力练啦……”

“不是这个问题!是这些,全部这些,我都已经见识过了!”

“好啦,我知道我基础还是太差……”

“就说不是这个意思了,呆子!”影山暴躁地说,“就比如说,一会儿训练结束,你要跟我说什么,我都已经知道了。”

日向吃了一惊,然后失笑道:“这算什么,影山是先知吗?”

“我们走着瞧。”影山说。他决定到时候日向话说一半,他就抢先把剩下的部分讲完。

他完全失算了。训练结束,日向并没有约他明天来学校。“今天好好休息哦,影山!”他说。影山还待要说什么,他已经跑远了。

影山带着一肚子的窝火和不解回到家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目前的情况是:他连续三天早上醒来,发现是同一天。是在做连环怪梦吗?

如果不睡觉会怎么样?

影山悄悄去楼下厨房把一整盒速溶咖啡带回房间里。今晚无论如何他都要醒着!

他开始做杠铃训练。

 

*** 

早上六点,闹铃准时响起。影山从床上跳起来。

啊啊啊怎么还是睡着了啊啊啊!

咖啡粉的盒子并不在房间里。昨晚开始练杠铃之后的记忆变得十分模糊。影山绝望地盯着手机屏幕。

22日,星期五,多云。

 

早上见到日向的时候,因为真的太多次了,他发现了前几天自己没注意到的事情。

“眼睛很肿啊。早上起这么早干什么?”

日向愣了一下才回答:“我也不想啊!莫名其妙醒了。话说,影山什么时候变这么细心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影山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得意什么??”

 

下午训练结束,影山率先出击。

“日向,”他说,“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现、现在吗?”日向不知怎的显得非常紧张。他已经背起了斜肩包,现在两只手都抓着包带,整个人看起来小小的。

影山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经历说了。日向没有打断他,眼睛一眨不眨地听着。

“……然后,莫名其妙就到今天早上了,又变成了全新的星期五。”

日向沉默了一阵子。影山几乎屏着呼吸等他反应。

最后日向说:“今晚能去影山家吗?我想看看两个人一起熬夜会发生什么事。”

影山激动起来:“你相信我说的?”

“今天一天影山都怪怪的,”日向说,“而且影山根本就没有开玩笑和恶作剧的能力嘛。”

“什、什么啊,是在看不起我吗?”

“所以,”日向继续说,“影山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管实际情况怎样,肯定真的有怪事发生了。”


日向像只出来散步的小狗似的,在影山房间里左瞧瞧、右嗅嗅。

“影山的排球杂志收得也太齐了吧?”

“哇小时候的影山耶!”

“影山原来也有这种手柄啊!”

影山想骂他“呆子”,叫他不要乱晃了过来坐下,可话到嘴边就没了。日向看起来好像很高兴。也许这样,两个人会不容易睡着一点,影山想。

到十一点的时候影山说:“我们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吵醒我父母就麻烦了。”

“哦哦!”日向用气声应道,蹑手蹑脚溜到影山身边,眼观鼻鼻观心坐好。

“也别不说话啊,要睡着的。”

“那,来比赛吧!”

“比什么啊?”

“俯卧撑怎么样?”

他们在静默中较劲,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倒在地上。

“嗳,影山。”日向低声说。他们都看着天花板。

“干嘛?”

“等今晚熬过去了,我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啊?说了好几天了。”

“真的吗?”

“……也对,你不知道。”

“等明天早上再说哦。保持好奇心,不容易困。”

“到几点算明天早上?”

“六点吧?影山每天都是六点醒的,到六点就算成功了吧。”

“也对。”

“到早上六点,我就告诉影山。”

日向的声音,在耳边轻轻说。


-TBC-


本来打算今晚一口气写完的,可是明天还要早起。明天大概能完结吧!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