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影日影】春天的二百五十七个瞬间(中)

回家有点晚了,还是先把写好的部分发出来吧。本来计划的一发完硬生生被我拖成了上中下……


***

早上六点,闹铃准时响起。影山在被窝里张开眼睛。

房间里空空如也,不见日向的影子。

 

影山拿到数学卷子,就果断地把它撕成了碎片。中午数学老师把他叫去办公室谈话。

“影山同学虽然在数学方面有遇到一些困难,但是从没见过做出这种行为的。是怎么了呢?”老师痛心疾首地说。

影山抿着嘴不说话。他心里有点扭曲的雀跃感,因为这好歹是件没发生过的新鲜事。


***

早上六点,闹铃准时响起。

 

影山试着用头接所有的球,只为看看队友们的反应。日向说:

“这这这算什么新的必杀技吗?!”

月岛说:“可能想和他用脸接球的搭档共同进退吧,组合技什么的。”

“啊啊啊月岛烦死了!”

 

***

早上六点,闹铃准时响起。

影山没去上学。日向给他发了好几条信息,他都没有回。

 

午后两点,他到达青叶城西校门口。他耐心地等到下课时间。

及川前辈看到他的时候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小飞雄做什么一个人跑来我这里?”

影山向他行礼,然后说:“冒昧跑来十分抱歉。请问前辈能不能狠狠打我一拳?”

“哈?”

“会让我需要去就诊的那种。”

“哈??”

“其实本来想请求自己的队友的,但是想一想觉得谁都不可能做到。如果是及川前辈,兴许会有一点可能。不管怎样想来问问看。”

“好过分!难道我就是恶魔的代名词吗?”

“本来就是。”岩泉前辈在边上说。

“呜哇小岩也好过分!”

岩泉转向影山。

“突然跑过来,要人帮这种忙,也太强人所难了。起码要解释一下原因才是。如果真的很有道理的话,我也不介意做坏人。”

“小岩就是一定要比我形象高大才行吗?”

“你闭嘴。”

“那我就说了,”影山说,“很抱歉前面说得不明不白的,但是实际说出来,前辈们也许不会相信我。”

他把情况讲了一遍。“我想看看如果自己受到伤害,会不会改变这件事的进程。本来也可以自己做这件事,不过对自己果然还是很难下重手。”

及川前辈和岩泉前辈对视了一眼。

“虽然觉得也太不可思议了,”及川前辈说,“不过小飞雄会想出这种谎言来骗我好像才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不管事实是怎么样,我是不会出手重伤一个运动员的。”

“可是,反正到明天就会重置了。”影山说。

岩泉前辈开口了:“照影山的说法,不是期盼有所变化才想出这种办法的吗?想一想,万一达到了你所期望的效果,却因此留下长期伤害怎么办?”

这一点他还真没想过。“前辈说得是。”

“为什么连小飞雄也只信服小岩啊!”

“自己想去吧,你这个烂人。”

岩泉前辈又转向影山:

“我还是很难相信你说的那种事。不过,如果真是那样,影山最需要依靠的就是自己了。如果你自己不抱持着总会脱出困境的希望,那可能希望真的就会变得更渺茫。”

“是!”影山深深鞠躬,“谢谢前辈。”

 

回家的公车上,影山给日向发信息:“今天临时有事,没能去上学。”

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抱歉让日向担心了。”

日向的回信来得很快:

“道歉了!影山是被外星人抓走了掉包了一个假的吗??”

“呆子。”影山对着手机低声笑骂。说不定自己真的是被外星人抓走了,在进行大型实验呢。

 

***

早上六点,闹铃准时响起。影山半张眼皮,伸手去摸手机。

他已经记不起来过了多久的星期五了。也许是六个星期。也许是三个月。

 

午间休息的时候掉落的是牛奶。“连续三天牛奶了。”他心不在焉地自语道。

下午去社团前在走廊碰上数学老师,老师热情洋溢地夸奖他。“影山同学这次的测验是满分!老师真的太欣慰了。”

影山向老师行礼。天知道他花了多少个星期五,在社团活动之前向月岛讨教题目。最近的几次,由于他懂得比较多了,月岛会向他露出疑惑的神情。有一次他干脆说出来:

“笨蛋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笨蛋了啊。”

影山难得竟没有吵架的心情,冲月岛笑,把月岛吓得不轻。无限星期五起码有这点好处,他有好多时间来慢慢补习。

 

补习如此,排球上就更是赚到不少时间了。下午训练,影山对日向说:“跑过来的时候稍微提前一点刹车试试看。另外起跳注意上身不要这样往右倾。”

日向依言跳了几次,惊讶地说:“影山今天也太会教了吧?”

“试验很多遍了。”影山自语。

“什么?”

“没事。”

日向凑近过来看他:“总觉得,影山看起来有点疲惫呢。”

影山推开他的头:“哪有啊,呆子!快点再去跳一次试试。”

“好的影山大人!”

 

训练结束,日向说:“影山,明天——”

“来学校吗?”影山顺溜地接口。日向惊喜地说:

“影山明天也想来练吗!还觉得你可能有点累呢。”

“我可是非常期待新一天的到来啊。”影山盯着日向说。

日向呆愣愣地与他对视,然后忽然跳起来就往外跑。

“我也是!”他边跑边回头挥手,“明天见!”

“明天见。”影山对着日向远去的背影说。

 

***

早上六点,闹铃准时响起。

影山动作麻利地洗漱出门。他已经精确到秒地知道日向什么时候会到学校,赢他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日向负气的脸倒是看多少遍都不会厌。

 

下午训练的时候,影山继续加大发球力度。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毫无变化的队友们因为他的发球不同而做出不同的反应,简直是绝佳的训练机会。他感到自己的力量在不断变强;尽管他也许永远困在这个长度只有一天的时空里了,每天能够打排球、并持续成长这一点还是让他兴奋。

他咚地起跳,利用身体的弹力把球猛地打出去;下一秒他看到接发的日向被整个撞倒在地。

他心里一紧,向日向跑去。队友们也都看过来,随即纷纷围到边上。日向显然被球砸到了鼻子,鼻血涌出来,下半脸全都是。菅原前辈立马过去扶他,同时山口喊着:“我去拿冷敷袋!”便跑了出去。大地前辈蹲下来查看日向的情况,然后站起来说:“大家都回去练习吧,我和菅在这里就好了。”

队员们听话地散开去。大地看见影山还皱着眉头站在那里,转向他说:“影山也不要那个表情了。不过以后练习的时候,一定要多加注意。”

影山还未答,日向就抬起头来说:“没事的,大地前辈!是我走神了,没看好球的缘故啦。”

他一手压着鼻翼,嘴边还有滴下来的血,笑得灿烂。影山忽地心里一阵怒火,转身就往体育馆外面走。

“影山你去哪里?”菅原前辈在后面喊。

影山没回头。“明天就会消失了。”他自言自语地说,越走越快,“反正到明天,这些全都会消失了。”


-TBC-


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停在这里的……故事最纠结的部分已经过去了!下篇会光明美好的!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