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影日影】春天的二百五十七个瞬间(下)

 

全篇下来竟然破万字了,本来只是想写个小小短篇!

下篇有个场景大概是在致敬《穿越时空的少女》。


***

早上六点,闹铃准时响起。影山坐在床上,任闹铃滴滴滴响了好久。

 

见到日向的时候,影山差点脱口而出问“鼻子还好吗?”

然后他想:之前的那些日向,比他早到学校的、比他晚到学校的、重心不稳的、鼻子撞出血的日向,他们都去了哪里?消失了吗?还是在他不知道的某个地方继续活了下去?是不是有一个别的影山,现在在问日向“鼻子还好吗?”而日向会笑嘻嘻地回答“已经没事啦!”

想这种事情让影山头痛。

 

下午训练,影山要求场边观摩,让队友们跌破眼镜。月岛还真的把眼镜拿下来,擦了擦再戴上:“我度数变深了吗?那边的确实是排球笨蛋影山本人没错吧?”

日向则扯扯影山的袖子,看起来很担忧。

“影山还好吧?”

“别瞎操心,笨蛋。”影山说,动作不轻地拍了记他的脑袋。日向捂着脑袋哇哇大叫,但好像也因此认定影山还算有精神,于是很有干劲地加入其他人去训练了。

训练间隙,菅原前辈走到影山身边坐下。

“影山要聊聊吗?看起来不止是累了,而且满腹愁绪呢。”

他表现得这么明显吗?不过,既然是菅原前辈,倒也不奇怪。

“谢谢前辈。不过,说来有点话长。”

“不要紧!我刚好累了,想偷懒呢。”菅原前辈笑嘻嘻地对他吐舌头。

“是这样的。可能很难相信,不过,这个星期五我已经过了很多遍了……”

前辈没有马上表示惊讶或怀疑,认真地听他讲。影山和头几次一样,原原本本地把情况描述了一遍。

“……我也尝试做过一些不同的事情,不过不管怎么样,第二天都还是一样在六点醒来,从头开始。”

菅原没有马上搭腔。他盯着远处的某一个点出了神,咬着下嘴唇。

“这么说,”他最后歪着头,慢慢地说,“我们这样坐在场边聊天,影山经历过很多次了。”

“其实这是第一次,在这一天里和菅原前辈聊天,”影山坦承道,“今天也是我第一次要求场边观摩。”

“这样啊!”菅原笑起来,“那我真是不称职的前辈呢。”

他转头看着影山。

“影山一定累坏了吧?”

影山无言地点点头。前辈伸手搭着他的肩膀。影山说:

“我之前去找过及川前辈和岩泉前辈。岩泉前辈对我说,一定不能放弃希望,所以我就想,要找出我对明天最期待的事情,然后每天都抱着期待入睡。”

他看向场上。日向正在起跳,重心不稳。

“日向约我第二天来学校,就是我最期待的事情。可以一起打排球,而且他还说,有话要跟我讲。”

他收回目光,转头发现菅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日向对影山来说真的很重要呢。”

被这么一说,影山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但还是坦白地说:“是的。”

菅原也往场上看去。

“影山不会好奇吗?如果已经经历过这么多遍今天了。”

“好奇什么?”

“他到底有什么事要告诉你。”菅原说,双手支着下巴,“日向也很可怜呢。有话要说,可是明天一直不到来。”

他看向影山。

“一直没能传达到影山这里呢。”

 

“明天来学校吗?”影山听到日向问。

他转身面对小个子的队友。日向的表情看起来比他记忆里那么多次都要紧张一点,有点像他们最开始打比赛时,日向上场前的样子。就好像他在害怕自己会搞砸一样。影山于是不自觉地就用了有点安抚的口气:

“来训练吗?好的,毕竟我今天也休息了。”

“其实不是为了排球……”日向出乎他意料地否认了,又赶紧说,“虽然也想打排球啦!明天也想打!但是,那个,其实是因为有话想跟影山说……啊,反正,那就明天见!”

他慌慌张张,说到后面已经开始往外跑。跑出几步,想想又回头对影山挥挥胳膊,接着继续跑远了。

有话想说。到底想说什么呢?影山想起这么多个星期五中,唯一一次日向跟他回家的那天。那天他和日向比赛俯卧撑、说话、躺在一起看天花板,影山以为他一定能成功熬到第二天早晨。他还记得那时候的日向,他的声音近在咫尺,在说,到了早上,我就讲给你听。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和日向说过了,他被困在星期五里面的事。

他想,大概是因为,他不想再体会到那个早上的感觉了。那个早上,当他醒来时,日向并不在他房间里的那种感觉。

到底要对他说什么呢?

“一直没能传达到影山这里呢。”菅原前辈这么说。

影山冲出门去。

他跑到学校的自行车棚;并没有人在那里。于是他转头往校门外跑。他跑得很快,比平时和日向赛跑还快,夜风刀子般划过脸颊。从坡道的顶端他能看见日向刚骑过坂之下商店,于是他大喊:“日向!”可是日向并没听见。他一刻不停地继续跑,下坡的冲力震得他心脏发麻,寂静的道路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咚咚咚鼓动耳膜。

“日向!”他继续喊着。终于日向回头了,疑惑地刹住车。影山一直跑到他面前,大口呼吸。

“怎么啦?”日向吃惊地看他,从自行车上下来。

影山呼哧呼哧喘气,随即直起身来。

“你要说的事情,今天就告诉我吧!”他大声说。

日向仍旧惊讶地看着他,然后眼神开始左右瞟:“诶,那个,一定要现在说吗?”

“难道一定要等到明天才能说吗?”

“可是,也不是什么急事啦……明天、明天再说啦!”日向说,眼看着又打算上车了。影山一把抓住他的单车后架子:

“你别逃!”

日向被他一声大喝所震慑,乖乖地把自行车停下来。影山转而抓住他的胳膊,说:

“谁知道明天什么时候会来呢!只有今天,我不能继续等下去了。”

此言一出,日向不再眼睛乱转,好好地在直视影山了。他们现在离得很近;路灯下,影山能看见日向的瞳仁里映出自己的影子。

“我喜欢影山。”日向说,毫无预兆地。影山的心猛跳起来。日向说完这句话,就把眼睛垂下去,呼了一口气。

 “一直拖呀拖的,说出来比想象中容易呢!本来想着春高预选出线就说,后来又想着寒假结束在说,今天我想不能给自己退路了,才和影山说好明天有话要讲的。其实,都有点怕明天的到来呢。谁知道影山这么坚持,最后一点退路也不留给我,果然是影山啊——”

 “‘喜欢’是什么意思?”影山打断他的长篇大论。

日向近乎埋怨地看他一眼,又把眼睛垂下去。

“就那什么,想成为恋人啦,想接吻什么的……”

影山感觉脸要烧起来了。他没想到、没想到日向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心跳会这么快,咚咚咚鼓动耳膜。日向见他不说话,把胳膊挣脱开去:

“好、好啦我说了!影山自己慢慢想去吧,我要回家了——”

影山再次抓住他的胳膊。

“你,”这回轮到他垂着眼睛不敢看日向了,“你说想接吻……”

他感觉到日向不安分的胳膊僵住了。他小心翼翼地抬起一点眼睛看日向;小个子搭档正满脸潮红、呆愣愣地回看他。

他们静悄悄地对视。然后影山全凭本能地,把脸向日向凑了过去。

日向也迎上来了;他们的嘴唇碰在一起,然后谁也不敢动,影山屏住了呼吸。他觉得脑子像片云似的,轻忽忽飘起来了。

他们小心翼翼地结束这个吻,影山还抓着日向的胳膊。日向睁大了眼睛,往影山脸上看了一眼,然后忽然整个人撞进影山怀里来。

“紧张死了!”他把脸埋在影山的胸口,闷闷地说。影山伸出双臂抱紧了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和日向的夹杂在一起。

“别回家去。”影山低声说。

日向头还埋在他怀里:“那,我给妈妈打电话说要训练得久一点……”

他们分开好各自给家里打电话。日向合上手机的时候又埋怨地看了影山一眼,嘟囔说:“我都说谎了!”

他以前没听过日向用这种嗔怪的语气说过话。这就是恋爱吗?影山脑子里木木地想。

 

他们沿着坡道下面的路,漫无目的、来来回回地走。影山觉得全新的感觉快要将他淹没了,可是他不想今天就这么结束。

“成、成为恋人,还要做什么?”他问,没勇气看日向,直直地凝视前方。

“嗯,一起上下学?”

“这个之前也在做吧。”

“一起吃午饭……”

“我要去日向的教室吗?”

“还、还是去校舍后面吧!”

“好,那下周开始……”

“嗯……”

“还有呢?”

“那个,”日向似在犹豫,“牵手……什么的……”

他声音低下去。影山又开始心脏乱跳了,可他脑子里有个声音在说“今天绝对不能逃!”于是他伸出左手去把日向的右手捏住。

两个人都带着手套,因此并没真的触碰到对方;尽管如此,他能感觉到日向的身子小小地震了一下,接着日向发出了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他们安静了一阵子。然后,慢慢地,日向又开始说话,和平时一样,同他谈天说地,无所不言。影山于是又转眼去看着日向了:他说话时的笑脸,他亮闪闪望向影山的眼睛,他蓬松柔软的头发,他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尖和脸颊,他的嘴唇。

到九点半,还是日向喊了停。

“再不回去,我们的父母都该担心啦。”他说,摇摇影山的手,“陪我走回去拿自行车?”

影山沉默地陪他走回去。该告别时他却怎么也不放手,日向好笑又害羞地说:

“你这样我们怎么回去?”

影山满心里都是话。他想说今天真的很重要,恐怕到了明天一切都会没了;他想把事情再原原本本讲一遍给日向听。可是他总怕一旦说了,今晚这个美好的泡沫就会被戳破。最后他只是说:

“不想回去。”

他低着头,知道自己在任性。可是日向总是比他有主意。日向说:

“那,影山要不要来我家?”

 

日向的房间就像一个小小的藏宝库。影山现在能明白日向在他房间里左翻右翻的心情了;这个房间里的每个小物件,他都想知道日向是怎么得来的,什么时候买的,什么样的人送的。桌子上摆的相框和架子上放的漫画,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但又觉得熟悉亲切,就好像他已经知道一半的日向,现在把另一半拼上来,接口严丝合缝,稳妥极了。

日向看他眼睛乱转又不好意思动手的样子,笑道:“又没什么好看的!影山要拿什么玩就随便啦。”

日向的妹妹就在隔壁睡觉,因此他们低声地聊天。

“我们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一整天。”日向说。影山急迫地想着还有什么理由可以再拖晚一点。日向大概从他表情里看出端倪,说:

“好啦,也不用睡,我们可以先去床上嘛。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哦!”

他红了脸,影山按捺不住又去和他接吻。这回两人都动起来了,互相含住对方的嘴唇,日向发出小小的哼声。

 

他们好歹还是挪到了床上,钻进被窝里。日向看起来困倦了,把脸往影山肩膀上靠。

“喂,”影山有点着急地小声说,“呆子,别睡啊……”

日向伸胳膊搂住影山的腰,把头在他肩膀上蹭蹭。

“别担心了,影山大傻瓜,快点睡吧,”他迷迷糊糊地说,“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这温暖是那么真实,影山感觉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无法抵抗地放松下来。

“明天也会在吗?”

“每天都在……”

 

***

“影山,”有人在叫他,“影山!”

影山哼了一声,然后猛地睁开眼睛。日向的脸近在咫尺,笑眯眯地看着他。

“六点啦,懒虫。”

影山瞪着日向看。然后他轻声问:“今天是星期几?”

日向凑得更近了,用鼻尖蹭蹭他。

“笨蛋呀!星期五之后当然是星期六啦。”

他半支起身来,越过影山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啊!”他高兴地说,“今天是晴天哦。”

 

-Fin-

评论(15)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