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大菅】在荒漠里遇见花

在情人节的深夜发出来这一篇完全只是巧合!一月底突发开始写这篇,本来以为是一晚上能写完的故事结果断断续续写了半个多月??

AU,已经工作了的两个人相遇的故事。


标题:在荒漠里遇见花

配对:泽村大地/菅原孝支

分级:R

摘要:“我一眼就看见你了。”


 

菅原是在同事聚会上认识泽村的。大家约好了下班一起去喝一杯;道宫说要带个朋友来。

“谁啊谁啊,帅哥吗?”别的同事起哄。道宫对她们说:“你们几个不是见过吗,那次在便利店?”

“哦哦,道宫的单恋对象!”

“那是学生时代的事啦!”道宫笑嘻嘻地说,晃晃左手的戒指,“强求不来的事情嘛。不过现在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几个女生嘻嘻哈哈:“你丈夫知道不知道啊?”

 

居酒屋人满为患;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穿过别的客人,坐到最里面一张稍嫌拥挤的桌子周围。泽村过来的时候显出抱歉的样子。他穿着普通的上班族套装,发型也中规中矩,不过鼻梁英挺,而且看体型像是有坚持锻炼。道宫拍拍他:

“别担心!和我们挤一挤,大家不介意的。”

泽村仍然道了一句歉,才坐下来了。一桌人轮流自我介绍。轮到菅原的时候道宫补充说:“菅原先生也是中学里就在打排球呢!”

泽村便向他露出微笑:“是嘛!请问是打什么位置呢?”他的眼睛很温厚。

“二传。”菅原笑道,“泽村先生也打吗?”

“是,我是主攻手。”

“而且是主将哦!”道宫说。泽村看起来有点羞赧。自我介绍继续进行下去,然后便是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因为两人座位离得远,菅原没再找到机会和泽村聊几句。不过,他们起身离开居酒屋的时候,菅原注意到泽村在看他。

他于是故意慢条斯理地站在桌子边上整理围巾,然后跟在大家后面往外走,脚步自然地落在泽村旁边。泽村没有立刻说话;两人走出几步后,他问:

“菅原先生现在还打球吗?”

“有时会打,”菅原说,“在我能约到人的时候。”

泽村点点头:“毕业以后要想和学生时代那样稳定地安排时间打球,就不太容易了,大家都有这样那样的安排。”

“正是。”

“我也有几个朋友,这周六打算约出去打球。如果有兴趣的话……”

菅原笑眯眯地说好,于是他们互留了联系方式。走去地铁站的路上,菅原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哼起了歌。

 

他们是周二喝的酒;周四的时候泽村便发信息过来告知他地址。“方便吗?要不要我届时来载菅原先生一道过去?”他在信息中问。那家体育馆离菅原不算近,不过乘地铁能直达,因此他婉拒了。周六一早,他拿上大学时就在用的排球包,脚步轻快地出门去。

泽村的球友这天来了七个,有些也是学生时代就开始打球了,有些则是新手,工作后才培养起这个爱好。他们轮换着人打了几局三对三,气氛融洽。菅原注意到泽村的技术相当扎实,虽然球风并不引人注目,但是后方支援沉静稳健,令人放心。当他们配合打出漂亮的攻击时,泽村显得很振奋,每一回都跑过来同菅原击掌。

他们打球到中午,然后大家一起去吃饭,结束时已经将近两点了。几个人互相道过别,泽村转向菅原说:

“让我载你一程吧?”

菅原这回没有拒绝。

泽村的车挺整洁,驾驶座边上的浅槽里搁了一盒口香糖。泽村把自己的排球包放在后座,又伸手把菅原的包接过去放在一起。

他们上车以后,泽村说:“那么导航就麻烦你啦。”

他的眼睛还看着菅原,几乎像在搜寻什么东西。菅原脑子一热,问:

“下午有安排吗?”

泽村明显地愣住了;菅原心下大为懊悔,赶忙说:

“啊,是我唐突了——”

“没有的事!”泽村立马说,“我之后确实还没有什么打算……”

他们彼此都紧张兮兮地打量着对方,然后菅原不由得笑出声,拿手去拢头发。

“如果我会错意的话,真的万分抱歉——我想着因为——”

“不是的,”泽村接过话头,“只是没料到会被邀请,没抱着……这样的希望。”

他脸上带着一个腼腆的笑容;正是这个笑容在他们初次见面时就打动了菅原。他不由得放松下来,向泽村回以微笑。

“那么,我们去做什么呢?”他柔声问。

“看电影?”泽村犹豫地说,“我不知道……一般来说……”

看来是个不常有约会的人啊,菅原想。不过他自己也好久没有像样的约会了。一想到他们就这么随随便便地忽然间决定共度下午,菅原不由得觉得有趣起来,向后靠到椅背上,愉快地问:

“如果是平日里的周末,一般会做什么呢?”

“我自己的话,除了打球,也就是在家里补觉了。啊,有时候会去爬山。”

“这不是很好嘛!”

“离这里不远有一条我很喜欢的路线,开车过去二十多分钟。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太棒了!”菅原拍掌说,“对我可是久违的活动呢。”

泽村看起来高兴又不知所措。不过他随即回过神来,发动汽车:

“那么,就由我来做个不称职的导游吧。”

 

车子不久就驶入市郊,道路两边出现了农田。菅原感叹说:

“毕业以来就天天朝九晚五,两点一线,困在高楼之间了。好久没见这样景象啦。”

泽村点点头,表示感同身受。“我也是偶然间来过这附近一次,觉得非常惬意,离家也不远,有时就自己一个开车过来。”

“都是一个人来吗?”

“偶尔也会和朋友一起来。不过,时间总不一定凑得上。”

“成年人真辛苦啊。”菅原摇头晃脑。泽村发出轻笑声,说:

“自己来散散心也是不错的事。”

“要是我的话,是耐不住寂寞的。”

“要有人陪才行吗?”

“嗯,要有向导带着我才行。”菅原意有所指道,一边故意扭着头看窗外,不去看身边人的脸。他拿胳膊支着下巴,用手掌藏起自己的微笑。

 

车子由公路转入林荫小道,沿着山脚行进;天气晴朗,挡风玻璃上投下斑驳树影。很快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一片空地。泽村把车子停好,打开车门锁,一面说:“这里不是什么有名地方,向来没什么人。清静,山景又好。”

他们把棒球包和水壶带上,其它东西则放在车里,然后便沿着石阶缓步上山。山势并不陡峭,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

“公司里还习惯吗?”泽村问。他比菅原大两届,已经毕业四年了。菅原答道:

“前辈们都很亲切,算是比较顺利的。只是顶头上司过于热心了,成天操心我的终身大事。”

“哈哈!道宫之前也和我抱怨过,说这位主管什么都好,就是做红娘太热心了点。道宫现在倒是结婚了,不用再被拉去联谊。”

“我可是在风口浪尖上啊。我们部门目前只有两个男人,喝酒那天,就被命令不到场不行呢!”

泽村见菅原又摇头又吐舌,哈哈大笑。不过他很快变得严肃,说:“这也是难免的。职场上的话,过几年只会越来越明显。”

“这么说来……”

“我倒暂时还好,公司里有几个前辈也一直没结婚,所以暂时注意力还没到我身上。但总有一天炮火要来的。”

“我觉得这事也太蠢了。”菅原皱着眉头说,“为什么要早早把人生都安排好呢?每天一样上班、下班、和同一个人度过几十年,不觉得慌张吗?”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到了这个年龄却没有‘安排好’的话,才觉得慌张吧。我不认为这样的压力是对的,但现状确实如此。”

“所以现状需要改变!”菅原说,他现在稍微在喘气了,“如果大家都默不作声地允许被这样的压力赶着走,那不就永远要承受别人对自己的人生指手画脚吗?”

泽村也有点喘气,干脆停在石阶上转身面对菅原:“我只是认为,不能因此就去指责普通人。尽管个人的追求可能是所处大环境的结果,但起码很多人确实有着结婚生子、过家庭生活的追求,也希望早早稳定下来。你能说他们是错的吗?”

“我觉得这种追求完全没问题,”菅原也站着同他辩论,手舞足蹈地,“想要或者不想要建立家庭,全都是没有错的。可是,很多人不是明明不快乐,却仍然任由自己跟着大流走吗?如果大家能意识到自己不是只能有一种选择,说不定因此就能更加自由,不是吗?”

“我们就已经脱离那个选择了,可我们也没有变得更自由啊。”

“所以需要更多人意识到这一点,比如我的主管……”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不说更多人,仅仅是你的主管,你要如何说服她呢?”

菅原一时语塞,和泽村大眼瞪小眼。然后泽村忽然泄下劲来,说:

“啊……我是不是很差劲?”

菅原还在脑子里转着他们之前的对话,这下被问得一愣:“呃?”

“一般出来约会,没人会说这么扫兴的话题吧?”

菅原这才意识到,他们刚刚竟然就这么在山路中间面对面站着吵架。他不禁笑出声来。

“很开心哦!”他说,“好久没和人这么直接地争论了。工作上哪里都是一样的好脸色和客套话,令人生厌。”

泽村也望着他笑了。然后他看看四周。

“刚好也快到了!跟我来吧,”他说着往石阶边上的山坡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他从树根和灌木中间的野路往上爬,菅原赶紧跟上去。泽村看起来轻车熟路,不时停下来回头确认菅原的情况。“脚下树根很多,一定要小心。”他说。

他们爬上了一个小平台,一块大岩石挡在眼前;泽村三步两步攀上岩石,伸手拉了跟在后面的菅原一把。

“我的私人收藏。”他笑道。菅原抬眼看去,屏住了呼吸。

他们的脚下是悬崖,整个山谷都尽收眼底,一条大河从中间潺潺流过。时值初秋,满山绿色已经有斑驳金黄点缀,午后阳光下微风吹起千层树浪。因为岩石向外突出,站在边缘的时候会有种整个人都悬在半空中的错觉。菅原自诩胆大,此刻脚下也有点虚浮。

泽村站在他边上,轻声问:“怎么样?”

菅原回神,转头睨他一眼:“真狡猾!方才还说自己不懂约会呢。”

“带你看看我喜欢的景色,怎么就狡猾了?”

“知道‘吊桥效应’吧?两个人经历刺激危险的事情,之后就把心跳的感觉全归结为对方的魅力。”

泽村张大眼睛,然后脸上露出微笑,细细看菅原的脸。

“那么,奏效吗?”

菅原红了脸,捶他一拳。

 

下山的时候菅原蹦蹦跳跳的。泽村跟在后面笑:“还是高中生吗?”

菅原转头冲他做鬼脸,继续蹦蹦跳跳;他心情很好。“晚饭吃什么呢?”

“想吃什么?”

“万能的泽村先生,不如行行好,把晚饭的选择也替我们两个人做了吧。”菅原说,“我最不会选地方了!”

“那我就顺自己心意来了哦。”

“请便请便。”

“我知道一家河景的小餐馆,这时节正可以吃河鲜。”

“好耶!”

“别跳啦!小心把脚崴了……”

 

餐馆格局不大,温馨可爱。老板认识泽村,熟络地寒暄招呼。

“窗边正好空着!”他兴致勃勃地引路。点完单,他将桌上的小蜡烛点燃,冲菅原眯着眼笑,又对泽村说:“真好呀……”

他走开去以后,菅原问:“他知道……?”

“嗯,”泽村看起来有点尴尬,“老板人很好,就是太爱起哄了点。”

“看来真的和你很熟啊。还是说,经常有带人过来这里?”菅原半开玩笑地审问他。泽村摇头道:

“之前从没有过!都是一个人来的,爬完山经常来这里吃一顿。这是头一回……”

他没把话说完,埋头拿起桌上的水杯来喝。菅原盯着他逐渐红起来的耳根看,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悄悄绽开了。

 

晚饭后,他们都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两个人沿着河岸散步。河边很安静,路灯昏黄,谈话也转向更私人的事情。泽村承认说:

“我很久没跟别人约会了……大概也看得出来。”

“在紧张吗?”菅原笑道。

“是啊。”又是那个害羞的微笑,让菅原心跳了一下。

“可是,明明应该是非常受欢迎的类型吧?在约会软件上。”菅原说,“难道是那种超级不会自拍的人?”

“照片倒是被朋友拉着拍了很多,也确实接到不少搭讪的消息,”泽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可是,几乎所有人都只是想上床而已。”

“就说很受欢迎吧?”

“我要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啦。”

“可是,有什么不好吗?各取所需,只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是这样的,我也不是……对于这样的生活方式有什么,道德上的批评?”泽村斟字酌句地答道,“只要各人自己快乐,就轮不到别人来插嘴。只是就我个人而言,想要更长期的关系罢了。”

“不过,”菅原沉思地说,“不愿意想更远的明天,很正常吧?尤其是我们这些人。未来怎么想都不是易事,把今天过得尽兴,也无可厚非。”

“所以说很难遇到目标一致的人,我也能理解。”

“我的朋友里倒也有几个幸运儿呢。在约会平台上四处打猎,‘只是一次性的啦!’这么说着,最后却谈上了童话般的恋爱。”

泽村点点头。

“我不否认这种可能性。不过,我大概还是最喜欢‘不期而遇’吧?”

菅原又心跳了一下。他装着不在意地掉转身子,一边倒着走一边抬头看泽村:“像我们这样吗?”

泽村柔和地回望他:“就像这样。”

他伸出手,拢过菅原的肩:“小心前面。”

菅原于是把身子转回来,和他并肩而行。泽村没有收回手,轻轻地揽着菅原的肩,往前走去。

有那么几秒,两人都没说话;菅原屏息凝神,感觉整个人被泽村的气息笼罩了。 

“‘不期而遇’什么的,很‘古典浪漫主义’呢。”

泽村笑起来:“那算什么说法啊。”

“既如此,你也不能说我老派了哦。”

“怎么讲?”离得近了,泽村的声音就在菅原耳边。

“我啊,现在还会给朋友写信呢。不过只是少数的朋友罢了。”

“这不是很好吗?有书信往来的人。”

“我也觉得很珍贵。大部分人还是难以理解我在公务以外做写信这种事,毕竟通信那么发达了。”

“我个人对此另有顾虑。”泽村话音里带点诙谐,“我的字不好看,收到的人想必不会很欢喜。”

菅原本想说“收到信就该高兴才对”,话到嘴边却变成:

“那也不要紧,想着写字的人有好看的脸就是了。”

他说出口就忍不住要捂脸,而泽村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竟哈哈大笑起来,把菅原拉得更近了:

“我真的这么好看吗?”

菅原羞恼起来,挣脱开去:“可别误会了。我也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只是普通男人罢了。”

他加快脚步往前走,脸上还在发热。泽村从后头赶上来,这回直接拉住了他的手。夜晚挺凉,但泽村的手热烘烘的。菅原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泽村快走两步和他并行:

“那天我去参加你们的聚会,进去以后,我一眼就看见你了。”

菅原不由得转头看他,只见男人目视前方,并不与他对视。菅原微笑起来:

“然后呢?”

泽村依旧目视前方:“我也没有抱什么希望……”

“不是马上就约我打排球了嘛。”

“总要试试看。不挽留住的话,谁知道什么时候还能有机会见面?即使只是交上朋友,也不错。”泽村终于又转过眼睛看他,“说不定能书信往来呢。”

菅原不由淘气心上来,盯着泽村的眼睛,慢悠悠道:“这样啊!原来只是希望和我书信往来啊。”

泽村一时语塞,红起脸来;菅原心下雀跃,嘴上继续说:“毕竟刚刚也说了,大家都只是以性为目的,你却追求别的东西呢。”

泽村明显地在发窘了;可是他随即扯着菅原停下脚步来,仍旧维持着对视,捉着菅原的手缓缓移至自己的胸口。菅原的下意识反应是“肌肉真结实!”可他随即明白了泽村的意思:那颗心脏砰砰跳动,比他自己的还要猛烈。

“可别误会了,”泽村说,声音低沉,“我也只是普通男人罢了。”

 

他们回去泽村停车的地方;泽村仍然攥着他的手。两个人的步子都有点急躁,然后彼此都注意到这点,越走越快,干脆拉着手小跑起来;菅原一路上发出一连串的笑声。

爬进车里的时候两人都气喘吁吁,互相看着对方发笑;接着泽村一手拢上菅原后颈,把他拉过去接吻。菅原热烈地回应,翻身跨坐到泽村腿上,双手都动起来抚摸他的肩膀、腰侧、胸口。

“总算,”泽村在接吻间隙喃喃说,“能让你这张不饶人的嘴消停一下子……”

“原话奉还。”菅原说着去亲他脖子。泽村的呼吸粗重起来,捏紧他的手腕:

“等等!……去我家?”

“好。”菅原答应道,同时却故意在泽村大腿上扭动了下身子。泽村忍不住又扯着他深吻,手从大腿滑上臀部揉按。

“好了,”他及时止住,清清嗓子说,“回副驾驶上坐好。”

菅原乖乖爬回去。路上他一面偷瞄泽村的脸一面窃笑。

“忍得很辛苦吧?”

“啰嗦。”

“要不要我帮忙?你专心开车就好,不占手的。”

泽村瞪他一眼,他继续吃吃笑。

 

泽村住在有电梯的单身公寓里。

他的床很大很柔软。

这是菅原对泽村家仅有的认知。其余的部分他根本来不及注意;他迷迷糊糊,晕头转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快射在泽村嘴里了。他发出呜咽声,然后猛地揪住泽村的头发;后者有些困惑地抬起头来看他。

“你太体贴了。”他说。

“这是不满的意思吗?”

“对,”菅原改为抓住泽村的后颈,“不要一直想着照顾我。我要你……乱来一点……”

话音未落,泽村就纵身上来压住了他,俯身狠狠咬了口他的嘴唇:“麻烦精。”

菅原气喘吁吁,还不忘笑:“不喜欢啊?”

他又被咬了一口,这次在脖子上。他毫不掩饰地呻吟出声;泽村顶进来的时候他拿腿紧紧圈住男人的腰。

他另外知道了一件事:泽村的床很稳,怎么摇都不会响。

 

菅原醒来的时候,发现泽村在看他。天还未亮透,但还是能看清泽村侧躺着,半个身子露在被子外面,眼睛动来动去地看他的脸。

“干什么?”他小声地问。泽村的眼睛仍在他脸上慢慢游移,同样小声回答:

“看你。”

菅原又羞又好笑,拿被子去蒙他的眼睛:“不给看!”

泽村顺势去摸他的手,一路顺着往上摸到手臂、肩膀,然后把他圈进怀里。他们就这样抱了一阵子,一大团被子还隔在两个人中间,然后菅原开始笑。

“呼吸不过来了……”他说。

“需要我解救你吗?”泽村的声音隔着被子传过来,一本正经地。

“嗯。”

“有条件。”

“但说无妨。”

“你要让我看你才行。”泽村十足严肃地宣布。菅原在被子里笑得差点呛住。泽村把他捞出来,也跟着笑。

菅原笑够了,在床上半支起身子,也开始打量泽村。

“他们之前都把你藏到哪里去了?”他轻柔地说。泽村望进他的眼睛,拿手抚摩他的头发。

“下次要请道宫吃饭。”

他们在晨光里相互对视,然后泽村凑过来亲了下菅原的泪痣。菅原“扑哧”笑出声:

“我就知道!大家都喜欢泪痣,你也不能免俗嘛。”

“是、是,”泽村笑,“会扫兴吗?”

“不,我喜欢。再亲一下。”


-Fin-



一开始只是想试着写“大人的恋爱”,最后变成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了。做了很多新的尝试,也有不少挫败的地方。如果有什么感想请告诉我!

评论(24)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