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NO.6】【鼠苑鼠】旅人

很久以前写给朋友的极短篇。《未来都市No.6》真是难以忘怀的作品!我尤其喜欢原作小说。


标题:旅人

配对:老鼠/紫苑(无差)

分级:G


你在包里放了一本《麦克白》。硬皮的,有点重,可你还是带上了。若是他知道了一定会皱起眉来。

你站在山冈上,脚下有紫色的小花。他总会知道的,你想。

你想他一定也不能忘记。他会在夜晚昏黄的灯光下寻找,然后他会忆起你的一句话、一个无心的姿势;他会恍然大悟地直起身。

他皱眉的样子你记得清清楚楚。就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在夜晚的微光下对你伸出手。你后来才知道他在意你受伤。就像他会独自一人坐在窗边对着天空沉思,在远处窥看的你一遍一遍问自己,他后不后悔,后不后悔,后不后悔。就像他每回将要哭出来的时候都会微微低下头掩饰。就像他将你从歌声中唤回,像是吓坏了似的望着你。于是你拉他起来,教他跳舞。

你们跳舞。绕着房间转动,他磕磕绊绊,软弱地跟上你,你们的影子交叠着在墙上晃动。你可以跳上一晚。事实上,你知道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抱着他跳过一整个冬天。

你想起那个冬天,旧书和尘土的气味,毛衣,浓汤和少年的读书声。你学他说话,毫不费力地模仿他的声音,而他脸红起来用枕头丢你。

你想起脏乱的街市,流氓、尸体和狗,想起两条街之外的转角那个老太婆摊子上烂了一半的菜和她幽深抗拒的眼神;她死去时没有人来找你为她唱歌。

你想起某些阳光灿烂的下午,微风、泡沫和狗,想起借狗人冲着替他打工的天然呆少爷大笑起来的样子;你曾说过天涯海角也会立刻去那孩子身边。

你不知道你的承诺是好好地被放在柜子的顶端,还是都吹散在了风里。

你走过很多地方。你没有相机,没有笔,只有一双看得见最远天际的眼睛。有时候你会极目远眺,试图看到视线之外的东西。你站在那里茫然若失。

有时候你觉得自己永远也不会老。你可以一直走下去,踏过广袤无垠的森林和掩埋着无尽废墟的沙漠。你可以迁徙至陆地的尽头。你可以造访死去的城市,他们死去而你永远活着。 

有时候你感到你行将死去。

你依旧唱歌送走死者的灵魂。他们的眼睛看着你,透过模糊的微光看着你,透过你看着整个世界,然后那一刻——就在那一刻,你知道他们走了,遗弃了这个饱受磨难的身体。周围的人也看着你,透过泪眼看着你,透过你留住那留不住的往生的灵魂。

你依旧是个戏子。你站在街头朗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几千几万遍,像从前那样几千几万遍。你的声音可以传开很远。你顺着自己的声音找回旧书和尘土的气味,那时总有一双绯红的眼睛凝视你,凝视你好像怕你会消失不见。

有那么纯粹的一分钟你只是为他朗诵。

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你也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少年。不会忘记他柔软的白发,闭眼微笑起来的样子。你知道他总会在那里,在你的第三和第四根肋骨之间,在一片你回不去的土地。

你对着山冈上的风说,紫苑。

好像你的眼前将会开出大片大片的花。


-Fin-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