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牛天】一生一次的童话故事

突发脑洞小短篇。三年生CP果然都是安定到没有我啊啊!


标题:一生一次的童故事

牛岛若利/天童觉

G

摘要:牛岛若利这家伙,也未免太幸运了一点。

 

牛岛回白鸟泽,本是谁也没有告诉的。一般即使休假的时候也会留在东京,保持日常的个人训练;不过回家乡来,也毋需特别告假。

他走进校园的时候,难免还是有人认出他来;毕竟他作为校友在各大赛事上露脸,学校也作为光荣事迹在宣传。牛岛知道很多眼睛在看他,不过幸好没有人跑来要求合影或签名。

天童以前是说过他这一点的。“若利啊,将来一定也是被粉丝们惧怕的偶像呢!”他然后就开始大谈些偶像团体,牛岛也听不懂。

校园明显又经历过翻修了,不过大体格局并没有变。牛岛远远就能听见体育馆方向传来击球声、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和队员们的叫喊。他走过去站在门口。

离他不远,也一下就能辨认出来——天童背对他站在那里,正叉着腰发号施令。有个球在这时候飞出来,牛岛顺手接住了。那个把球打飞的队员赶紧向这边跑了几步,然后站了下来,张大嘴盯着牛岛看。

天童于是回过头来了。

“诶诶诶——?若利要回来怎么没跟我说啊啊啊——?”

这是五年后的重逢。

 

天童把牛岛正式介绍给他的球队。半大小子们恭恭敬敬排成一列,卯足力气喊道:“牛岛前辈好!”

“今天很有精神,还像点话。”天童笑嘻嘻地说。

既然牛岛来了,那么不上场陪后辈们打两球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他对此很认真投入,一直打到下午的训练结束,给每位队员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天童并没一起上场,全程在场外指点。走出体育馆的时候,牛岛说:

“你是很好的教练。”

天童笑:“今天风头都被若利抢光了!你要请我吃饭补偿我。”

“好。”

“真老实!开玩笑的啦,当然是东道主请客。”

“我也是本地人啊。”

“驳回!五年都没回来算什么本地人。想吃什么?”

 

虽说五年都没回来,他们倒也还有保持联系。牛岛每回比赛,都会发信息把结果告诉天童;每次都是比体育新闻标题还要简短的报告,天童还是觉得颇为不可思议。毕竟是那么心无旁骛的人。

天童这边,几乎不会主动发信息,每次战果发过来了,也就来回聊几句。半年前他回白鸟泽来当教练,也是在这样的闲聊中告知牛岛的。当时牛岛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谁知招呼也不打就找了回来。

也许他只是想看看母校而已。

天童不是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所以他开口问了:

“回来是为了看母校,还是为了找我?”

“找你。”牛岛说,一面还在专心致志地吃饭。看样子吃饭期间是别想好好谈话了。不过天童是很有耐心的人。

“若利啊,你知道现在的高中生都看些什么吗?”

“不知道。”

“说出来吓你一跳。真是不可思议啊,时代的变化什么的……”

天童一边说些有的没的,一边在心里偷笑。

若利这家伙一点都没有变啊。

 

饭毕,牛岛说:“来我家?”

“诶?”天童吓了一跳。即使在中学时代,牛岛也从来没有这样邀请过他。时隔多年,一见面就请人到家里去,难道是在东京学来的待人接物的礼数?

他看看牛岛的面孔,改变了判断。

“看来有什么大事要跟我讲啊,若利君。”

牛岛点点头:“是重要的事。”

“不问问我今晚有没有安排吗?”

“如果今天不方便的话,后几天也行。我留四天再回去。”

虽然这么说,但他的眼睛却紧盯着天童,露出焦急的样子来。牛岛这种样子是很少见的。天童一面心下纳罕,一面笑道:

“我随便说说的。我能有什么事呢!”

 

牛岛家和天童想象中差不多,深宅大院的。牛岛带着他从一个小边门进去,顺着楼梯上到三楼。和式的房间空空荡荡,只有房中间一张矮桌,一看就是久无人居住。不过恐怕牛岛住在这里的时候,也没多少东西。天童忍不住就屏息凝神,小声问:

“若利的母亲,呃,在家吗?”

“下午先回家问过安才去学校的,”牛岛说,“这时候就不用特地去打招呼了。”

天童在矮桌边上乖乖坐下来。牛岛坐在他对面,但是随即站起来说:

“我去端茶来。”

天童说:“啊,好。”

他完全被这氛围弄得紧张起来了。

 

牛岛特意放慢了脚步在走廊里走动。今天自己实在反常,他想借此机会找回一点镇定。他对于人们不能坦率、直接地说话,向来是感到不能理解的,今天头一回有了亲身感受。

吃饭的时候,被天童那么直接地问了,他头一回竟然紧张起来,完全不是自己的作风。他相当肯定天童后面跟他胡扯闲聊,是看出了他的退缩,故意打圆场的。

毕竟,天童从以前起就把他摸透了。

 

端着茶回到房间,天童正趴在矮桌上发信息,看起来心不在焉。牛岛把茶盘放下,他也立刻把手机放下了,趴在桌子上张大眼睛看牛岛。

牛岛在相邻的桌子一侧坐下来。他们真的几年没见了吗?天童还是和印象里一样,没什么变化。即使说天童现在还是个高三学生,他也能相信。

也许是他并不怎么知道天童近况的缘故。一开始他们会成为朋友,也是因为天童自顾自找他讲许多话的;久而久之,他也学会把自己所思所想,稍微讲出口来。可是毕业以后,天童的那些源源不断的问题、他看的那些牛岛根本没听过的电视节目,这些统统都从牛岛的生活中消失了。

原来那些事情,是他们做队友的时候,才会有的吗?是出于共同行动的需要而产生的附属效应?

他今天找到天童,本来是做了直截了当又明确的计划的。如今他开始觉得,事情和他想象中也许有很大的出入。他于是开口问了:

“今天我跟他们打球,你为什么不上场?”

天童对他的问题似乎并不感到惊讶。他依旧趴在桌子上看着牛岛,出口却是一句反问:

“若利为什么要把每次比赛的结果都发信息告诉我呢?”

“因为想这么做。”牛岛不假思索地回答说。

“就知道若利会这么说。”

天童露出熟悉的笑容,把身子向后仰去,手肘撑在叠席上。

“我啊,”他仰头看着天花板说,“有一阵子简直害怕若利的信息,差点把号码换了呢。”

牛岛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话来。“是那么糟糕的事吗?”

“倒不是糟糕的事。不过若利在这种事情上完全就是笨蛋嘛。”

“……”

“后来我想,若利不大会交朋友吧?恐怕在队里也没有多少能说话的人。就这样发发信息也好。”

天童又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向牛岛。

就是这样的时刻,牛岛想。一向被人说是“难懂”的天童,却会在这样的时刻,让他感觉到安稳。然而他愠怒起来了,向前倾身,几乎是在诘问:

“你从不会主动发信息过来。从前,明明都是你在找我说话的。”

“所以说若利是笨蛋嘛!”天童几乎在大笑了;牛岛只有火气更盛。

“不明白说的话,我是不会懂的。”

天童不管不顾地,笑了一阵子。然后他脸色阴沉下来。

“我说,若利特地回来,总不是审问我来的吧?”

 

——啊啊,糟透了。

天童望着天花板,心里发出了哀叹。

他本以为可以更游刃有余一点的,结果被逼到要逃避问题的程度,简直是太失态了。若利虽则在人际关系方面差不多只有五岁小孩的程度,对于接不住他直球的对手总还是看得出来的。

他刚刚、几乎是虚张声势地那么反问了一句以后,他们有两三分钟没说话了。今天大概是不该就这么跟他回来,是自己太轻敌了——

他听到边上有响动,转头一看,发现牛岛竟面对他,调整成了正坐的姿势。

“我特地回来,”他肃容说:“是希望你考虑与我正式交往。”

天童猛地坐起来,膝盖狠狠撞到矮桌边缘。

“什么?”

“请和我交往。”

“你知道交往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

“……”

“我本来也觉得,现在要求交往不太负责任。因为我整天都在比赛、训练,也不能常常见面。”

“原来真的明白交往的意思啊?”

“本来想等到退役以后,再来问你的。可是,之前在信息上听你说,要回白鸟泽当教练。因为这件事,我忽然意识到了,天童也有自己的人生。”

“真像若利会说出来的混账话呢。”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你一直自己在做决定。说不定你很快就会结婚生子,一想到这点,我就着急起来。”

天童说不出话来了。牛岛若利,脑子里只有排球、只有如何前进如何变强大的牛岛若利,会因为他而着急的吗?

牛岛看着他。

“之前,并没有想过这件事。因为我一直以来就只有你啊。”

“你是笨蛋吗?”天童说。

除此之外,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自从不打球赛以来,他再也没有感受过这种心头突突发跳的感觉了。可是这种心跳,和比赛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那个笨蛋还在继续说话。

“在我退役之前,能做的只有在休假期间回来一趟而已,每次恐怕也只有一两天。即使如此,我希望你知道我是认真的,所以也想得到你认真的回答。”

他从头到尾,都保持着端然不动的正坐姿势。这些话,他考虑了多久?总不会这半年来一直在琢磨吧?

不,不对,这可是牛岛若利啊。他的话,一定是在那当下就想好了。然后,因为半年后才有假期,所以直愣愣地等了这半年,一到休假,就招呼也不打地找回来了。

比我还要糟糕一万倍的家伙呢,天童想。

要给这个糟糕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你知道吗?如果这是都市情感剧的话,这时候我扮演的角色就应该冷酷地抱起胳膊来,说上两句绝情的话,就起身离去才对。或者这时候,我的恋人正好打电话过来,我接完电话,然后带着淡淡的遗憾对你说,太晚了,我们是回不去了。”

牛岛依旧没动,不过天童看见他搁在腿上的拳头握紧了:“我明白你可能已经有了交往的对象,或者并不把我纳入考虑。如果是那样,尽可以坦率地说出来。”

他说完,便直视着天童,嘴唇紧抿起来,整个身体都像一只压紧的弹簧似的。这位大人,根本就不会对付这种场面吧?这种,自己毫无把握、只能等待的场面。

天童于是向他挪过去,把双手搁在他握紧的拳头上了。

“嘛,”他说,“要我偶尔演一回傻头傻脑的偶像剧也可以。怎么说若利也是个偶像嘛。不过,是被粉丝们惧怕的那种。”

牛岛依旧蹙着眉头朝他看,试图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天童把整个脸都凑过去了,就近地看着那双眼睛。几年来只有在体育新闻上才会看见的那双眼睛,现在这么近了。

“如果是偶像剧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怎么也得happy ending才好。”

他像在说一个秘密,轻声细语地说。

 

“谁让我这么多年,就再没见过更耀眼的东西呢。”


-Fin-



牢骚时间:这两个人也太难写了!为此还去把漫画白鸟泽战重看了一遍,结果并没有什么帮助,反倒又多了其它各种CP的相关脑洞……为什么计划的写作永远完不成呢??

但是牛天真的好甜啊!牛总和天童明明都是通常我很难萌的类型!小排球真是太厉害了!(莫名其妙地告白起来

评论(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