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研磨中心】The Screenagers

杀手AU第二篇!第一篇请走这里。

这个系列目前的打算是CP只有影日,其他CP大家可以自由心证。本回是研磨的主场!影日打了个小酱油,就不打tag了。


标题:The Screenagers

配对:孤爪研磨中心,含影山飞雄/日向翔阳

分级:PG

摘要:今天也是不引人注目、安安静静做事的一天。

 

男人回家的时候,公寓楼门口有个高中生站着。那家伙背了个半新的运动包,染了头黄毛,戴着耳机,佝着背在手机上打游戏。

男人有点不耐烦,走过去推推那小子,说:“别堵着路。”

高中生惊了一跳,避到旁边去。男人自顾自开门,头也不回地走进去,听见高中生在后面手忙脚乱地把门拉住。

电梯也是同一层。上去的过程中高中生一直缩在角落里打游戏,到楼层了也低着头往外走,差点跟他撞上,又忙忙地避开。

男人打开家门往里走的那一刻才觉得有点怪。他转过身去,发现那高中生在他背后站着。他皱起眉头:“你干什么?”

话说一半,他就知遭暗算了;那人手上银光一闪,冲他喉咙过来。他条件反射往后弯腰躲避,对方却已俯身下去,腿一扫就把他绊倒在地。背部狠狠撞在地面上,同时他看见一段明晃晃的刀尖从自己的腹部贯穿而出。

刀是什么时候放在那里的?在剧痛中,他迷迷糊糊地想。

 

孤爪研磨闪身进了边上的水电间,一边打游戏一边等待了一阵子。然后他出去,蹲下身来用带了手套的右手摸男人的颈动脉。

“好了。”他对着耳麦说,随即站起身来,原路坐电梯下去。

“直接来我这里?”月岛问。

“嗯。”

 

下午四点,研磨到了月岛的工作室。

月岛的工作室平常都是照常营业的,帮人做一些硬盘数据恢复之类的事情。要辅助行动、或者聚集大家开会的时候,月岛就会进里间去。有时任务在半夜,或者之前需要做准备,他干脆晚上也睡在这里。

研磨进去的时候月岛正在办公桌后面坐着,噼里啪啦地敲键盘,面前两块屏幕的光映得他的脸蓝幽幽的;看到研磨,他便站起身来点头致意,随即领着研磨往里间走。

月岛是研磨发掘来的。一些黑客的论坛之类研磨都有在浏览,市内其他人暗中活动的痕迹他也一直留心注意。当时的月岛虽然技术还青涩,却被研磨判定为“可塑之材”;本来以为是要费点心思说服才能达成的合作关系,结果月岛爽快地就同意了。

两个人在网路上都打字飞快,等到线下实际见了面,倒异常沉默。不过,技术人员之间本来就不需要什么闲聊。至于月岛和影山日向初次见面就吵得不可开交,又是后话了。

他们到了里间,月岛便说:“情况我刚刚在过程中差不多都了解了。有什么额外的细节吗?”

“没有什么偏离计划的事。”研磨在角落里一张沙发椅上坐下,“不过,看到了他大臂内侧的文身,是紫色十字架。”

“这次雇我们的人不也是……?”

“虽然任务过来没有明说是谁,但我同意你的猜测。资料上也没有显示这人和他们有关系,看来是之前从组织里清出去,现在因为什么事又需要灭口了。”

月岛点点头,接着有些促狭地看他:“孤爪前辈也会八卦啊。”

研磨愣了下,低下头去摆弄手机:“不算八卦吧……”

此时响起敲门声,然后日向推门进来。他一见到研磨就吓了一跳:

“头头头发怎么回事!”

研磨用看笨蛋的眼神看他:“染了。”

“诶可是!研磨的究极武器不就是不引人注目吗!”

“日向一来果然就变吵了。”月岛皱眉道。研磨回答日向说:

“我根据出门在外的状况,经过判断才去做的。事实证明,染完头发更不引人注目了。翔阳的头发不也从没惹出过事情来吗?虽然也有因为任务染黑过。”

日向想了想。“是哦!”他大叫道。

这时影山跟着进来,呆立当场:

“头发怎么回事!”

“吵的都到齐了。”月岛说。日向兴高采烈地向影山转述研磨的说法。

“哦!”影山恍然大悟地说,“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去染头发?”

“影山就算了吧!”日向笑道,“怎么折腾都肯定是最显眼的一个。”

“啊?!”

“闪闪发光啊,影山。”

“这算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

研磨在边上嘀咕:“那根本就是告白吧。”

月岛说:“不要帮笨蛋的忙,让他自己慢慢意会去。”

这句结果被影山听到,又转头冲月岛嚷嚷:“你说谁是笨蛋?”月岛冷笑道:“就是说你。和你那位野人搭档安心做些鸡飞狗跳的活,不是很好吗?”

他这话倒也没说错。但凡接到追债、威胁、拷问、警告之类的活,如无意外都是影山、日向两个出马的。影山的脸平常就看着凶神恶煞,往人跟前一逼,边上却又站着个笑容可爱灿烂的家伙,没几个人见了这场面不炸起一背脊寒毛的。日向此时也笑向影山道:

“术业有专攻嘛。影山不也教训过我,说不管狙击还是偷东西,任务就是任务嘛?”

“还不是因为你那次做任务差点把腿摔断?”影山没好气地说,“看清水前辈打架厉害,一定要跟着学。”

“说我什么?”

众人转头一看,只见清水推门进来了。她一如既往,穿着衬衫、半裙,一双长筒黑丝袜。清水也是机缘巧合和研磨几个合作过一次,后来因为两方面都觉得搭档着挺顺心,慢慢变成了稳定的合作关系。若论单兵作战能力,她竟还要强过影山,曾只身打入地方上颇难搞的一个组织去打探情报,回来的时候连腿上的丝袜都没勾破一点。日向曾开玩笑说:“见到洁子姐小腿的那一天,恐怕也是死期到了吧。”

“洁子姐晚上好!”这当下日向说,“影山在夸你会打架呢。”

清水拍拍他脑袋,一边对影山说:“影山嘴巴也变甜了。被日向传染啦?”影山还在瞪日向。清水又转向月岛:“抱歉,我迟到了吗?”

“不会,时间刚好。”月岛说。

他们围坐在一起,日向在椅子上盘起腿,影山和清水正襟危坐,研磨则耷拉着肩缩在沙发椅里。

“今天主要是做新任务的计划,”月岛说,“不过今天的事情刚了结,也顺便总结一下。这一回没有什么偏离计划的情况。”

他看向研磨;研磨会意,把话头接过去:“只有一点,虽然之前就知道了,终究不大好。他的房门是向里开的,所以完成后没能关门,恐怕要对不起楼道里的居民了。”

“研磨太勉强自己啦,”日向说,“本来我们两人搭档去,就可以用方案B了。”

“不要,翔阳动作太不干净了,会弄得到处都是。”

“诶——我有那么差吗!”

“术业有专攻嘛。”月岛拿日向自己的话笑他,日向冲他皱脸。他随即又转向研磨道:

“不过,也只有研磨能想出这么些刁钻古怪的方案啊!”

研磨说:“因为不喜欢流汗。”

 

做完新任务计划,出来已经九点多了。没走出几步,研磨的手机仿佛约好似的响起来。

“小黑。”他接起来说。

“听说很顺利嘛?”对面黑尾在一片喧嚣中笑道。

“也就还好吧。”研磨说,语气多少含了点抱怨,“我本来想设计引他再往屋里走一点的,最后衡量着还是不保险,总之差一口气。话说你消息这么灵通干嘛?”

“客户都是我找的,完成了你们眼镜君肯定第一个给我消息啊。今天晚点大约就可以入账,你那份你看转哪里合适吧。”

“你先存着不就完了。”

“我是研磨的银行吗?”

闲聊几句,互道晚安。这边黑尾挂了电话,又拨了个电话出去:

“做完了,请您派人去检查吧。”

对面顿了一顿才回话:“黑先生真是名不虚传,手上很有些好资源呢。”

“不是早跟您说过能给您找到人吗?”黑尾冷冷道,“我也不会拿自己的声誉开玩笑。”

“请不要见怪。毕竟对方也是职业杀手出身,行动警觉不同常人,我们有所顾虑也是自然的。”

“别放在心上,”黑尾闻言笑道,“完全可以理解。我们做这行的,见得多了,心里才会有数。”

“我倒是好奇,什么样的人能让黑先生向我做出那么肯定的保证?”

“请您想象一下。”黑尾不紧不慢地说,“一个训练有素、炉火纯青的杀手,走在路上,正要去什么地方干掉一个目标。这时候冷不防有人从后头拍一下他的肩膀,您猜这杀手会怎样反应呢?”

“回过头去的时候大概就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吧。”

“没错。表面平静,但全身的肌肉都已准备好了。根据回头那一秒看到的东西,就能立刻下判断,也许再下一秒就出手杀人了。”

“所以呢?”

“可是,我们这位杀手却不一样喔。”黑尾乜着眼笑。

“他的话,只会很普通地吓到而已。”

 

-Fin-


比起上一回没羞没躁,这一回大家终于都正正经经出场了(。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