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影月】英语课

请看好CP再进!我真的食很杂。

这个脑洞有了好久了,终于趁摸鱼时间摸了出来。黏糊糊小短篇,食用愉快!


标题:英语课

配对:影山飞雄/月岛萤

分级:PG-13

摘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影山拿指头转着笔,盯着月岛看。月岛把校服换掉了,穿着T恤,耳机挂在脖子上,低着头在写数学卷子。他的眉头皱着,他读书的时候总是这样。日向经常说影山一脸凶相,他觉得月岛也是这样的,专注的时候显得很不近人情。

实际上月岛还是挺心软的。影山请他帮忙补习,他只威胁说:“要是给我看见你睡觉流口水那个蠢样子,到月考结束都别想我再帮你。”

换了以前,影山就要炸了,可是现在他注意到别的东西,比如月岛威胁他居然是有期限的。他说:“我不会睡着的。”

月岛莫名其妙地脸红了。当你发现一个处处不饶人的恶魔也会脸红的时候,你就很难对他保持以前那种怒气。

“我今天想早点回家,”月岛说,转身就走,“你要来就一起来。”

 

虽说不会睡着,可走神就难免了。他才看了两眼月岛,月岛就发现了,“啧”了一声抬头看他:“写完没有?”

“还有一页。”

“啧。”又是一声,“先拿来我看看。”

月岛把他的卷子扯过去了。他一只手拿着笔,在卷面上敲敲。

“第一个就写错。”他说,“‘膝盖’怎么说来着?”影山张口结舌。

“‘Knee’。k-n-e-e,k是不发音的。看我口型,嘴往两边咧开。”

月岛一面说,一面演示给他看,露出整齐的牙齿,简直像在微笑似的。

他稍微盯着看了几秒,月岛就竖起眉来说:“不想学就早点回去。”把卷子往他那里一推。影山于是低下头订正错误。月岛继续说:“记单词的话可以跟着图像一起记。看到这四个字母,脑袋里马上出现膝盖的样子,连翻译这一步都省去。”

影山点点头,眼睛不由往月岛支在矮桌边的膝盖瞟。月岛很瘦,膝盖骨突出,像个不听话的小猫脑袋似的杵在那里。他眼睛又往大腿上溜。月岛就踢他:“看哪里呢?”

影山抬起头来,月岛正抿着嘴瞪他。

“那‘嘴唇’怎么说?”

月岛瞪他瞪得更厉害了,但他不服输,理直气壮地看回去。

“——Lips。”

以前他怎么都没发现要赢月岛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别愣着,你也要念。”

“Lips。”

“别在脑子里都改成假名来念。我放慢了你仔细听。Li-ps。”月岛的舌尖在上下牙间一闪,然后嘴唇轻轻碰在一起。

影山凑过去吻他的时候他没有闪躲,张开嘴接受他。不过他很快把头退开去:“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是你叫我来家里的。”影山说。

“那你以后都别来了。精虫上脑,怪不得考试考不好,上课还打瞌睡,可以想见每天回家都在干什么——”

话是说得越发不客气了,脸颊耳朵却一并红起来。影山看得发呆,不由得拿手去摩挲:“耳垂怎么说?”

月岛恼羞成怒,冷笑道:“你想这么玩吗?那你尽管问,一会儿要有一个记不住,今天晚上就去我哥房间里学。笨蛋的样子我见都不要见到。”

“好,”影山说,“膝盖是knee,嘴唇是lips,我记住了。”

“呆瓜,感兴趣的事情学得倒快——”月岛说了一半住了嘴,脸更红了。

“那耳垂怎么说?”

“……Earlobe。”

影山的手溜下去搁在他脖子上,嫌耳机碍事,自作主张摘了。“膝盖是knee,嘴唇是lips,耳垂是earlobe。图像记忆果然蛮有用的。”

“那你手别乱动好吗!”

“可是,和排球一样,手能摸到才有实感。”

“长得人模狗样,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月岛捏着他的脸说,身子却软下来,任影山把他整个揽过来抱到腿上。影山还没被骂过“不要脸”,不由发急,把人在怀里圈紧了问:“我是你男朋友,难道摸一下脖子也是不要脸吗?”

 “你这个死脑筋。”月岛叹息道,把眼镜摘了,鼻梁上有压出来的红痕。影山拿拇指去摩擦那里,被月岛抓住手。

“问啊,”他说,一边转过脸亲影山的掌心,“怎么不继续问了?那我问你,我现在亲的哪里?”

“呃,”影山大脑短路,“hand?”

“嘴巴给我张大。”月岛拿手去扯他脸,“还有手叫hand,手掌却叫palm。”影山一边跟着念,一边又伸手从他耳后往下摸。月岛按住他的手,继续提问:“你现在摸的又是哪里?”

影山答不上来,涨红了脸,低下头去在月岛颈侧咬了一口。月岛哼出声来,让影山心理平衡了一点。他正自得意,月岛却把他推开一点,往下看看,然后低声说:“You got a hard-on. 你知道hard-on是什么吗?”

“嗯?”影山还没回过神来,茫然地看月岛。

月岛重又靠近过来,他的气息笼罩了影山。他贴着影山的嘴唇说:“我慢慢教你就是了。”


-Fin-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