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月山月】哥哥

《98%完美男友》的番外。其实好像当作单独的篇目来看也完全没问题,不过真的很短!最近真是文力低迷。


***

月岛明光走出地铁站的时候他弟弟已经在等着了,戴着耳机垂着头。之前明明很凶地叫他不要来,结果还是早早来接了。明光因此咧嘴笑起来,悄没声儿地从萤背后凑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肩膀。

萤把耳机摘下来,瞥他一眼,就挣脱开去,自顾自往前走:“都叫你不要来了。”

“都说了我自己过去就行嘛。”明光依旧笑嘻嘻地,跟在他后面走,“你那边现在肯定一团乱,我本来就是来帮你的,你跑出来不是耽搁时间吗?”

萤顿了一下子才答话:“山口在看着他们搬东西呢,不差这么点时间。”

他一面说,一面更加埋下头往前快步走。明光一时没找到话说,追上去和弟弟并肩而行。

 

萤把忠的事跟他坦白,也不过是半年前的事情。他差不多每周都会往弟弟那里打电话,那天却是萤主动打过来了。向来少言的弟弟,用平铺直叙的语气,花了将近十分钟才讲清楚事情的始末,而明光静静地攥着话筒,手心里出了汗。父母会怎么想?他们是打算要一辈子这样过吗?他们身边的人会怎么样?之后工作了要怎么办?所有问题一时间都涌上心头。正当他心乱如麻之时,萤在那头说完了话,顿了几秒,低声说:

“……哥?”

那么小心翼翼地,喊了他一声。明光一腔焦躁全化作心酸,强打起精神回道:

“你让哥哥先想一想。”

“嗯。”

“爸妈那边我会先保密的……”

“嗯。”

“不论怎么说,萤过得幸福是排在第一位的。好吗?”

那边没答话,只能隐约听见呼吸声。

“萤?”

依旧没有回答。然后,远远能听见好像是忠的声音。

“没事的……我来和明光哥讲几句吧,好吗?”

忠把电话接过去了:“明光哥……冒昧打扰你真不好意思。”

忠说话的时候,听起来总是温和又有点紧张。他们后来又聊了什么明光也记不大清了;他后来一直记住的,却是那远远的一句“没事的”。

对萤说着“没事的”——明光第一次听见忠那样说话,用那么让人安心的声音。

 

他们走进一片半新不旧的公寓楼区。从楼底下就能猜出哪一间是萤的公寓——三楼的开放式走廊上有一家门前堆着大纸箱子,有两个穿着工装的男人在进进出出把箱子往里搬。明光看到忠的脑袋在门口一晃,不过忠好像没看见他们。

上到三层,萤疾走几步先进去了,随即忠就急急忙忙跑出来,略带羞涩地喊他:“明光哥——”

明光笑着招呼他。几年没见,忠的身板出落得硬朗不少,不再像高中时那样瘦瘦高高、像个小豆芽了。他额头上都是汗,领着明光往前走。

“到处都乱七八糟的,真不好意思……本来应该全都收拾好了再请明光哥过来的。”

“说什么呢!我就是来帮你们的。”

忠忽然转过身来,明光只好跟着刹住步子。他们还没进公寓,站在一堆箱子边上,忠殷切地看向他。

“明光哥……真的很谢谢你。”

明光知道他说的不是搬家的事。

“好啦。”他拍拍忠的肩膀,“我们快进去吧。”

 

公寓不大,一间卧室兼起居室,加上浴室厨房,外面还有个开放式小阳台,倒也五脏俱全。搬家公司的工人们走后,三个人继续大动干戈,等到箱子都被拆出来,大略归好位,已经夕阳西下了。忠还在擦拭家具,短袖卷到肩膀上,汗水从额角一直流到颈窝。明光正帮萤把一摞书从箱子里拿出来,递过去的时候,萤在望着忠出神。

“想什么呢?”他拿书推推弟弟的手肘。萤被他惊了一跳,然后把书接过去,没好气地说:“没想什么。”

明光笑:“忠真的很有干劲呢,辛苦一天了。”

萤瞪他一眼,把书往架子上一放,穿过满地箱子往忠那边走。忠转头看见就笑道:

“月累不累?坐下来休息一下吧,今天也就差不多了。”

“还说我呢,你快点去冲个凉换件衣服。”

“等我把这片弄完——”

“不行,现在就去!先喝口水。”萤把忠手上的抹布抢下来。忠于是笑眯眯地,捏了下他的手:

“月也别忙了哦。”

他转头又冲明光招呼道:

“明光哥辛苦啦,坐一坐吧!我去换件衣服,然后给你们弄点吃的。”

他进浴室里去了。明光在地板上坐下来,招手让弟弟也过来坐。萤埋怨说:“干嘛不坐椅子上?”却也乖乖走过来。明光笑道:

“因为身上脏兮兮的嘛,椅子刚擦过。”

萤在他边上坐下了,眼睛却不看他,脑袋低垂着。明光说:

“萤。”

“……干嘛。”

“虽然还有几个月……等新年的时候,带忠一起回家里吃个饭吧。”

萤把低着的头抬起来了。

“也不是说要跟爸妈说什么。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聚一聚,吃个饭,怎么样?之后的事情,我们慢慢想,一步一步来吧。”

“好。”萤小声说。他看向明光的样子让明光想起弟弟还是小孩子的时候;那时候,对他来说,哥哥无所不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Fin-

评论(1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