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超级杂食,生冷不忌。对拆逆不敏感。
目前主要出产小排球。

【HQ!!】【影日影】把你的愿望说给我听

地铁极限三十分!……骗人的,其实见缝插针写了一天。今天各种生贺好热闹呀!

这篇是高二的影山和日向。


标题:把你的愿望说给我听

配对:影山飞雄/日向翔阳(无差)

分级:G

摘要:生日就是寿星最大的意思,懂不懂?


影山飞雄早上出门的时候,母亲说:

“今晚早点回来哦!”

“好的。“影山在玄关穿鞋,一面应道。

在校门口遇到日向,照例赛跑。不过,在终点休息的时候,日向悄悄拿指头勾他手心。

晨练开始的时候他还在微笑。不怕死的一年级在边上窃窃私语:“影山前辈在笑啊啊啊好可怕——”被他呵斥了两句。

 

上午第二节课间,谷地来影山教室找他,站在门口慌兮兮的样子。影山一出门,她就吐舌头说:

“影山同学的班是巨人班吗?”

“……”影山看看刚走出去的两个家伙,“那两个是篮球部的。”

“哦哦,真的一眼望不到顶啊!”谷地说,“啊啊,那个,有东西要给你——”

她递过来一样东西,用深蓝底、雪花图案的礼物纸包着,拿在手上感觉像是一本书。“生日快乐!”她说,眯起眼睛笑,“今天放学有事不能去社团,先把礼物给影山。”

“你怎么知道?”影山呆愣愣地问她。

“经理什么都知道哦!”谷地嘿嘿一笑,“清水前辈的指示我都记着呢——要熟悉队员们的各项数据!”

“那个指的应该是体能之类的吧……”

“关心影山同学的成绩也是我的责任之一啊!”谷地用手点点礼物,示意影山自己去看,“我先回去上课了!”

她转身跑走。影山回到教室里,前桌转过头来八卦:

“女朋友?”

“社团经理。”

“诶诶女朋友是社团经理?”

“吵死了!才不是。”

拆开礼物,确实是本书,封面上写着“排球英语”。谷地还附了手工做的小卡片,上面写:

“生日快乐!挑了影山同学能看得进去的题材,里面文章选得不错,注释也清楚。有不好明白的地方也欢迎随时来找我哦!”

影山感动到眼泪都要出来了。他从小不大过生日,一般也不会主动把生日告知别人,没想到谷地这么用心给他准备了礼物。

“哇影山!表情好可怕!女朋友写什么啦?”

“说了不是女朋友!”

因为收到了礼物,班里人也都知道他今天生日了,之后的课间陆续有些人过来打招呼,祝他生日快乐。影山不擅长对付这种场合,只好一个个僵硬地说“谢谢”。

 

午休的时候收到日向信息,说中午班里有事,不能和影山一起吃饭了。

信息后面还附了一长串哭脸。

影山有点郁闷。明明是生日!往年都不会有这种想法,今年谈了恋爱,好像莫名其妙地期待就多起来。

 

下午放学,影山在去社团的路上被同班的女生叫住了。那女生气喘吁吁,大概是一路追着影山跑过来的。她低着头,嘟哝说:“生日快乐!”

影山:“……啊,谢谢。”

那女孩子还想说什么话,憋了起码有整整一分钟。最后她说:“影山同学明天见!”然后转身就跑。

影山对着她远去的背影发愣;然后有个鲜艳的脑袋从他身边探出头来。

“呜哇。”

“‘呜哇’什么啊,呆子。”

影山和日向一起往体育馆走。

“是影山同班的女生吗?”

“嗯。好像之前也没说过话。”

“告白了?”

“才没有。”

“诶——”

“干吗?”

“超可爱啊。超可爱的女孩子诶。”

“是吗……”

“不是超可爱吗!影山也觉得她超可爱吧?”

“……”

“干嘛不说话啦!”

影山说:“你比较可爱。”然后加快了脚步,先于日向跑进体育馆去了。

 

训练的时候,影山老想着生日的事情。

他们家是没有什么过生日的传统的;影山父亲认为大张旗鼓的庆祝并没有必要,不过每年晚饭后都会叫影山到书房里去,和他聊一阵子,大概算是“新一年的训诫”。

他在休息间隙拿眼角瞄日向。他能想象到日向家里过生日一定会是另一番景象——蛋糕、礼物、生日歌、许愿、吹蜡烛,总之一定是非常热闹。日向还有个小妹妹,大概每年生日的时候日向都会给她戴上那种花花绿绿的、圆锥形的纸帽子,抱着她打转吧。

他想起早晨训练前,日向伸过来勾他手心的指头。他没和日向说过自己生日,那家伙一定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他会做什么呢?

可是,影山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一般人是怎么做的呢?会对恋人说“今天我生日哟”,然后讨礼物吗?他也并不是想要礼物。他只是想着日向眼睛亮闪闪、对他说“生日快乐”的样子,心里就砰砰跳。

 

他们照例练得比所有人更晚,然后一起收拾完,影山陪日向去推自行车。夜空清澈晴朗,星星看起来又高又远,像小小的冰晶。

“啊,是冬至吧?”日向忽然想起来,喊道。

“嗯。”而且是我的生日,影山在心里想。为什么不这样说出来呢?

日向继续接下去说了:“这之后,白天又会变长了呢。”

“嗯。”

“那可以起更早了!我们可以来回赛跑两趟!”日向欢呼道,蹦蹦跳跳去开自行车。影山跟在他后面说:

“你是白痴吗?不行,你现在起得够早了!运动员要学会照顾自己的身体,作息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你要是睡眠不足的话,再怎么练也没有用!知道了吗?”

日向冲他鼓嘴:“好啦知道啦,唠叨山。”

影山瞪他:“我哪句话说得不对吗?”

“都对啦……”日向说,侧过脸看他,又把眼睛转开去,“可是我想每天早点看见影山嘛……”

在自行车棚昏黄的灯光下,日向嘴角小小的、羞涩的弧度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影山于是凑近过去了,抓住小个子搭档的衣领,结结实实亲在他嘴唇上。

一个短暂的吻;分开的时候日向吱哇乱叫。

“诶诶诶——?干嘛搞突然袭击啊?”

影山放手直起身,转过脸去:

“——因为是生日。”

“今天影山生日?”

“是啊。”

“哇啊啊啊啊你干嘛不早说!”

“你又没问我!”

“你不会自己讲啊!”

“日、日向生日是什么时候也没告诉我啊!”

“6月21!很好记的,因为是夏至!”

日向得意洋洋地说完,忽然“诶”了一声。

“和影山正好配一对呢!”他仰起头来笑,“嘿嘿。”

“傻笑什么。”影山说。他觉得心里暖烘烘的。

他们一起走出校门。日向推着自行车,还在抱怨影山不给他机会准备生日惊喜。影山把手插在口袋里,抿着嘴试图停止偷笑。

他们一直走到两人必须分开的岔路口。

“明天见。”影山说。日向忽地拉住了影山的手。他另一只手仍扶着车把,把头转过来轻轻撞进影山怀里。

“笨蛋呀。既然是生日,不会多亲几口?”

 

-Fin-



冬天真的好需要一个小太阳!大家冬至快乐哦。

评论(10)

热度(74)